名门乱史

views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发布于 2021-11-26 04:01:03
收藏

在T市,说起方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门望族”。

但是若要真正去探究其“名门”的来由,却是方家人不惜一切要掩盖的一段历史。

  要追溯方家发迹的源头,就必须从一百年前谈起。

方大年原本是个靠走私为生的地方无赖,但是在时代的变动时期,方大年从原本走私洋货转变成走私军械。

短短数年之内,凭着他累积的财富,和灵活的手腕,竟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地方上的名流士绅。

  不久,方大年飘洋过海来到当时仍时一片不毛之地的T市,开始开枝散叶,建立他自己的“名门”。

方大年以低价购得T市大量的土地,出租给佃农,而光靠佃租的收入,就够他吃喝好几代了。

  方大年在T市妻妾成群,自己生了多少孩子,自己都不很清楚,但是有资格继承衣钵的,也只有正室所生的三个儿子,方健一、方健次和方健三。

而其实只要和方大年沾上边的女人,只要有生下一儿半女,后半辈子就肯定不愁吃穿了。

  (二)天之骄子。

  随着T市的不断开发,方家所累积的财富一路飞涨,简直富可敌国。

现在的方家主人,是方大年长子方建一的独子,方杰。

方杰凭着家传的财富和地位,从出生以来就风雨无阻、一路顺风的扶摇直上,三十岁出头就取得博士学位,风光的迎娶了号称T市第一美女,当时的选美冠军,秦小瑜,那年秦小瑜才十八岁。

  成家之后的方杰,便投入政治,也许是天生命好,也许是遗传自方大年的钻营本事,方杰在二十多年的政治斗争生涯中,不但毫发无伤,而且愈爬愈高的身居要职。

但是方杰最大的不满就是秦小瑜只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大女儿方慧臻,廿五岁,目前在美国加州攻读博士学位,方杰在那里为她安排了豪华的私人别墅,出入也有一队私人护卫,一切都打点得妥妥贴贴,照说,这时候方杰应该早就帮她物色好了某大企业或某政治要角的公子来联姻,以帮助方杰的势力更加稳固,但是方杰却另有打算。

  虽然方杰在外面不乏女人为他生了不少儿女,但是官位愈高,喜欢八卦新闻的周刊媒体,如附骨之蛆一样的死盯着不放,让方杰不得不完全的摆脱任何被抓住把柄的可能。

  而实际上,身为政治人物,能摆得上抬面的儿子,也只有和秦小瑜所生的方豪,所以咬着金汤匙出世的方豪几乎集所有荣宠于一身,加上遗传自秦小瑜的美貌和后天的优渥环境,方豪如人中之龙般的吸引着无数豪门巨贾的青睐,无不竭尽所能的想攀上这门亲戚。

可是不管方杰帮方豪物色多少家世背景高尚的女孩,都无法让方豪动心。

这也不禁让秦小瑜耽心,自己唯一的儿子,是不是个同性恋。

  方家的豪宅座落在郊区一片占地数百坪的山坡地上,森严的警卫和保全系统,让许多企图一窥究竟的新闻记者都不得不望门兴叹,而也因为这样,更让这座豪包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但是对方豪而言,从他出生开始,不管这座豪宅如何翻修,都只是一座富丽堂皇的高级监狱罢了。

人人钦羡的身份,对他来说一点意义也没有。

他从小就没有朋友,上学放学都有贴身保镳护送,没有一位同学能够受邀到这座豪宅做客,他也没有和同学外出郊游或逛街的权利和自由,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方杰唯一的儿子。

  而不管到哪里,大家都知道这点,都很有自知之明,即使是众多情窦初开的少女在面对这位天之骄子时,也只能把他放在心里,做做灰姑娘的美梦。

  秦小瑜将众名媛淑女的玉照集成一大册的写真,让方豪挑选中意的对象,但是方豪却不屑一顾,这令秦小瑜的忧心与日俱增。

  (三)秦小瑜。

  说到秦小瑜,其实自从她嫁入方家,过的日子跟这一儿一女一样,一入侯门深似海,除了和方豪参加各类的公开活动或出国访问之外,也没什么出入自由,若非这对金童玉女在身边,她可能早已经崩溃了。

  豪门深闰的无形枷锁,或许还不至于给她太大的压力和痛苦,深埋在心里最沉重的精神折磨,还是来自她那高傲、自负,目空一切,甚至……变态的丈夫,方杰。

她跟无数少女一样,曾经做着和白马王子邂逅的灰姑娘美梦,也终于骄傲的向所有人宣告,她找到了白马王子,进了王子的城堡。

可是,少女的美梦随着王子卸下白袍之后而粉碎,卸下白袍的王子,也卸下了所有的伪装。

在稳重成熟、处处散发着名门教养的面具底下,她看见的是一张狰狞而阴狠的脸孔。

  就在秦小瑜正沉思着儿子的问题时,远处一声熟悉的汽车声音打散了她所有的思绪,如惊弓之鸟似的从沙发上霍然起身。

廿五年了,每次听到方杰回家的车声,她仍会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浮起一阵寒意。

  许多年来,每天早上方杰出门,她总在心底暗自祷告,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到这张虚假的面孔。

她也养成了时常收看新闻的习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最想想看的新闻是什么。

她多希望能看到他成为飞机失事或重大车祸的主角,可是每次顶多只能在萤光幕上看到方杰一副慈祥又关心民间疾苦的画面,下乡视察灾情,孤儿院关怀幼童……而这些画面她已经麻木了,有时甚至会对着萤幕歇斯底里的狂笑:“哈……哈……哈……哈……这些笨蛋……白痴……哈……哈……哈……”常引得仆人们一阵错愕。

  “老爷,您回来了!”楼下传来仆人的声音“好了,时间很晚了,你们都去休息吧!”“谢谢老爷。

”众仆人齐声道。

  方杰在众仆人和侍卫的眼中绝对是值得忠心跟随的好人。

“妈的,干伊娘的伍大忠,也不想想他当初选议员是谁给他钱的,干,那块地只要一变更通过,少说也有十亿八亿,少不了他好处,干,竟敢扯我后腿……”方杰支退了所有人之后,上了楼,进门就是一阵无赖似的乱骂。

  秦小瑜早已经习惯了。

内心除了憎恶,也可怜这样一个人,做了一辈的假人,也只有在这时候才能尽情的表现他真实的自己。

“干,跟你警告过多少次了,别在恁爸面前装一副死人脸,你听不懂吗?”“啪!”秦小瑜冷不防地挨了一个耳光。

  在二十坪大主卧房里,方杰裹着浴巾,挺着肥大的肚子从蒸气室出来。

秦小瑜已经脱光了衣服等在床上。

  方杰一口喝下大圆床前的白兰地,望着躺在床上,身上仍留着昨天鞭痕的秦小瑜“干,看到你那一身猪皮,恁爸就想吐,闪啦!要不是恁爸今天的身份,没办法找女人来爽,才不会想干你这烂货!”对于方杰的侮辱,秦小瑜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反而高兴,今天可以在客房好好的睡一觉了。

  正当她内心暗喜的想起身的时候,方杰打开了酒柜后面的暗室,当酒柜翻开时,只见背面挂满了各式各样性虐待的刑具。

这是方杰当年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回国时带回来的。

  方杰随手拿起一条乌黑的皮鞭,反手抽向正要起身的秦小瑜“啪!”一声,秦小瑜背上又是一道血痕“嘿!嘿!没让恁爸爽一下就想走?”“啊……”秦小瑜对这种痛楚已经麻木,哀嚎只是为了满足方杰的性变态“啪!啪!啪!啪!……”方杰又是连续几鞭下来。

  背对着方杰的秦小瑜,两眼空洞的发出机械似的哀鸣,内心仍在想着儿子的问题,似乎毫不在意身体的痛楚。

  (四)方华。

  方豪今年即将从医学院毕业,面对父母再三催促他物色对相的压力,他一点也不在意,若是早在两年之前,或许他会对那些貌美如花的名媛淑女动心,但是两年之后,在他内心最深的底层,已经无法为任何女人动心了……自从大五开始,方豪像平常一样,定时在安全人员的护卫之下,来到姑妈方华的医院见习。

  方华是方健一的独生女,方杰的妹妹。

在少女时代曾经有过一段相当灰暗的成长过程,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医院渡过的,在父亲过世之前,将她送到美国就医,治疗的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奇蹟的是,在父亲过世之后,她的病竟然好了,但是却完全不记得她发病前的任何事情了,这一点相当令方杰“担心”。

  方华病情好转之后,直接就在美国就学,学成归国之后,她就飞快的和当地另一个财阀公子结婚。

可惜丈夫命短,结婚不到一年就出了车祸撒手人寰。

方华就继承了这所医院,成为院长。

  而方豪,整个医院上上下下都很明白这位青年的身份,也知道他是院长特别钟爱和眷顾的人,所以都很客气和略带恭敬的向方豪问好,俨然地下院长一般,但是方豪很不喜欢这样的情况,他多希望能像平常人一样,不需要特别关爱的眼神,不需要别人前踞后恭的对他,但是情势即是如此,虽然他曾经企图扭转这种名门公子的形像,可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方豪进入院长的专属电梯,按下密码之后,直上廿九楼的院长室。

除非院长的允许,否则没有人能够上得了廿九楼,这也是方华在丈夫过世之后,特别请人改建的,也许是因为方华的青春年代完全在没有自由的封闭日子里渡过,所以拥有自己的空间和自由,是她最渴望的生活方式。

  方豪望着一格一格往上爬升的小灯,心中思绪一下子又飘向了两年前他刚到姑妈医院实习那段时光……“小豪,以后就把这里当做你自己的办公室吧!除了我之外,现在只有你可以进来这个办公室。

”方华亲切的说。

  “姑妈,谢谢你,可是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很特别,你就把我当成一般的实习生就好了。

”“呵,傻孩子,姑妈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慢慢会明白,不管你如何努力的想和别人一样,但是只要人家知道你是方家的独子,想不对你另眼我待都很难。

”“……姑妈……我懂,其实……有时候我觉得,爸爸派那么多人一天廿四小时的保护我,其实……他不是怕我们被绑架,他是怕他自己的名声和基业……”“孩子,你尽量不要这么想,会好过一些的,不是?”方豪曾仔细的观察这姑妈,虽然年纪大妈妈秦小瑜一点,可是看起来却比妈妈年轻许多,或许是个性的关系吧!妈妈忧郁沉静,姑妈活泼开朗。

  两人都同样对他疼爱有加,不过妈妈深锁的眉头让他心里也打了一个不解的结,心里有什么事,总不敢跟妈妈说,深怕说了会更让妈妈不快乐。

而姑妈的开朗却可以让他毫无顾忌的放开自己,所以只要有什么心事,方豪总是喜欢向姑妈倾诉。

  “姑妈没有孩子,你就是我的孩子,姑妈不疼你疼谁啊!”“姑妈,其实你还年轻嘛!为什么不再结婚呢?”“唉!说来好笑,姑妈从小一直渴望的不是什么白马王子,而是能够一个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过一辈子,终于有了这机会,姑妈干嘛还要把自己绑起来?”“我明自姑妈的感受,可是,一个人再怎么自由自在,总会有寂寞的时候,总是需要个伴的,不是?”“唉!姑妈当然会寂寞,也曾想过再婚,可是在姑妈周遭的那些男人,不论再怎么殷勤的追求,个个都是打如意算盘的老狐狸,想的都是姑妈的财产,姑妈没那么傻,寂寞归寂寞,可是也不能把自己往虎口里送,对不对?等姑妈老了,你别忘了姑妈,多来陪陪姑妈就好了。

”“姑妈,当然,我一定会陪姑妈一辈子的。

”“唉……傻孩子,听你这么,姑妈心里真很高兴……”。

  (五)姑侄情深。

  从此,方豪的实习就由方华亲自指导。

所得到的经验比一般实习生更多。

平常方华是不用自己亲自示范教导,但是为了这宝贝侄子,方华几乎是倾囊相授。

让方豪对这个姑妈除了佩服之外,更多了一份孺慕之情。

  那年中秋,T市一家号称规模最大的KTV发生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火灾,而方华的医院因为地缘关系,送来的伤患特别的多,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之下,方华也加入救援的工作。

从晚上十点开始,方华一夜未曾阖眼;方豪从新闻得知消息,一早就迫不及待的赶到医院。

  方豪上了专用电梯直达院长室。

只见姑妈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姑妈……”方豪轻喊了一声。

而方华似乎睡得很沉,并没有反应。

方豪静静的看着姑妈,脸上挂着疲累的神情,盘起的头发已经披散在两旁,让方豪对姑妈又爱又是怜惜。

方豪不禁伸出手帮方华整理了一下她额前散乱的发丝,可是当方豪的手触到姑妈的额头时,发现姑妈额头烧烫得厉害。

姑妈病了,方豪急忙想把姑妈叫醒“姑妈……”方华嘤咛了一声,仍睡得很沉并没有醒过来。

但是右脚却从沙发上滑落,搭在方豪的膝上。

  方豪看着姑妈修长均匀的玉腿,心里一阵惶恐,从来没有和异性接触过的他,突然从方华腿上所传递过来的软玉温香迷乱了心神,顺着方华的腿往上望去,方豪看见姑妈张开的短裙里面,内裤都露了出来,但是在隐隐约约的光线底下,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人事未经的方豪忘了姑妈正在发烧,直盯着方华的下体,内心泛起一股从来没有的冲动,冲动得想将姑妈的短裙整个掀开来看。

  就在他心神不定的时候,方华又是一声嘤咛,让方豪一下子回神过来,连忙将方华的腿轻轻放回沙发,并从衣柜拿出一件大衣,帮方华盖上。

方华仍没有醒来,方豪望着姑妈素净的脸庞,心里又陷入一阵迷思,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这么仔细的看过姑妈,成熟妩媚的方华,让方豪看得痴了。

刹那间,方豪脸上一阵发热,心中有一股想再看看姑妈腿根的慾望,不由得又伸出手将大衣掀开一角。

方华的腿依旧均匀的摆着,方豪不敢再去碰触姑妈的身体,可是强烈的好奇和本能,让方豪大胆的伸手去掀方华的窄裙。

  方豪轻轻往上拉了一下,裙子往上翻了一截,但是却看不到刚才那一幕,方豪只得大胆的再将姑妈的右腿拨开,让它又滑落下来。

这一下方华的大腿根处已经展露无遗,方豪看到姑妈的私处包着一件红色的丝网状三角裤,私处隆起得高,将三角裤绷得很紧,根处一条明显的裂缝深深的陷入那块红色的小布里。

方豪看得全身发热,如触电般的直盯着方华的私处发呆“小豪……”方豪如遭一阵雷电轰劈下来,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往后倒。

  方华躺在沙发上已经睁开眼睛,看着方豪“姑……姑妈……你醒了……”方豪如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小豪……姑妈好累……好像……好像病了……”“是……是啊,姑妈,你脸上好烫,大……大概昨天累坏了。

”方华看看身上的大衣,疲倦的脸上浮起温馨的微笑“小豪……是你帮姑妈盖的?”“是啊!姑妈。

你开个药方给我,我到楼下帮你配,好不好?”方豪看姑妈彷佛没有察觉,趁机偷偷将掀起的大衣盖上“嗯……好吧!小豪,你扶我一下。

”方豪伸手将姑妈搀扶起来,方华整个脸刚好靠在他的胸口,一阵女人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方豪心神又是一阵荡样。

  “小豪……你不去拿笔,我怎么写啊!”“啊……是……”方豪又是一阵尴尬的将扶在方华背上的手猛然抽回“哎唷!”方华冷不防的跌回沙发“啊!姑妈……对……对不起……”方豪已经手足无措“呵……小豪,你今天是怎么了,心神不宁的?”方华因发烧而泛红的脸庞笑了一笑“没……没什么……”方豪为了掩饰尴尬,转身就到桌上拿纸笔“姑妈,你快写吧!”方豪将纸笔递给了方华,再将她扶了起来。

  方华拿了纸笔并没有马上开药方,而是仰起头盯着方豪的眼睛直看“姑……姑妈……你在看什么啊!快写吧!”方豪脸上一直发热,急忙避开方华的眼神“嘻……小鬼。

”方华似有所会意的娇声一笑就开始写药方,只见方华龙飞凤舞的写好了药单“别忘了针筒,我想打个退烧针会好得快一点。

”方华叮咛正要下楼的方豪说“哦!我知道了。

”方华看着方豪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心里若有所思,想着方才醒来时那一幕,想着这个令人疼惜的侄子,方才直盯着她大腿根处发呆的眼神,不禁脸上竟又开始发热,不知道是因为发烧的关系,还是……不一会儿,方豪拿了药上来。

  “姑妈,先吃红色的,饭后再吃……”“嘻……傻孩子,你在说什么啊!”方豪这才想到,这根本不用他说嘛!又是一阵脸红“小豪,你今天怎么脸一直红通通的,是不是也发烧了?”方华了然于心,却故意开他玩笑“没……没有,我很好,姑妈你不用耽心啦!”“来,小豪,姑妈今天是病人,就给你当实习吧!打针会吧!”方华吃了药之后,坐起身来“当然会啦!”方豪拿起针筒将药水注满“姑妈,来,你把袖子卷起来。

”“孩子,就打臀部吧。

”“这……”方豪吓了一跳。

  “怎么?害羞啊!傻孩子,你将来可是要当医生的,面对女病人的时候很多,脸皮这么薄可不行哦!唉,还好你念的不是妇科,要不然肯定毕不了业。

”方华调侃着说“好……好啦!那……姑妈……你……”“什么姑妈!我现在是病人,别把我当姑妈吧!”“好吧!那小姐,请你把裙子脱掉吧!”“噗哧”一声,方华忍不住大声笑了出来“哈……哈……小鬼……你……哈……哈……姑妈快给你笑死了,哪有人这么说的,你当是嫖妓啊!”方华说完笑得不可揭止,但随即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姑妈……你别笑了嘛!那……我应该怎么说呢?”“你什么都不用说,就叫她放轻松就行了。

”“哦!好吧,那……小姐,请你放轻松一点,我插进去时,你才不会痛。

”“哈!哈!哈!哈!哈!哈!……”方华听了方豪这么说,更是大笑不止,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而方豪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边,看着姑姑妈仍笑盈盈的用手频频擦拭眼角的泪水“天啊!你……姑妈被你打败了!”方豪慢慢才会意,自己刚才话中的语病“哎呀!姑妈,想到哪里去了。

”“不……不是姑妈……哈……哈……你插吧!小姐我不会痛的……”方华笑得忘了形,发现自己又说错了,不该在自己侄子面前这样说。

  而方豪脸上已经红到了耳根。

  方华看着这样一个大男孩,不禁心里一阵怜惜,但是却有另一阵涟漪在心里更深处泛起“来吧!插……不,打吧!”方华翻过身子,整个人趴在沙发上,将臀部略微抬起,可是这样一个动作,却让又她心里不由得不自在起来,差点又说错了话,方华穿的是窄裙,原本打针只需要将裙子褪下一点,露出臀部一点点就可以打了。

可是当方华反手要去拉下拉链的时候,突然改变了主意。

将手放下,等方豪的下一步要怎么做。

  “姑妈,这样怎么打啊?”“帮姑妈把裙子掀起来。

”“这……”方豪心口又是一跳,刚才偷偷摸摸的想去掀姑妈的裙子,只为了一窥女人的禁地,而现在居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掀开姑妈的裙子,令他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小豪,我看我得找时间给你上一上生理课才行喔!”“姑……姑妈,不用啦!”方豪说着就伸出手去掀方华的窄裙,发现刚才被他翻起一折的地方还没翻下来,不禁偷偷看了姑妈一眼。

  方豪见姑妈没有转过头来看他,就大胆的继续将裙子慢慢撩起。

  随着方华的裙子一寸一寸的往上翻起,映入方豪眼帘的是一件红色的丝网状三角裤,除了下端包着私处的部份是布质之外,其余部份是全透明的红色丝网,方华的整个臀部终于慢慢的完全呈现在方豪的眼前。

  三角裤很窄小,紧绷着方华臀上的肌肤,已经四十多岁年纪的身体,竟然还结实如少女般,方豪不禁看呆了“小豪,你看够了没有?姑妈的屁股很好看吗?”方华转过头来又故意的调侃了方豪“是……是……”“是什么?”“很好看。

”“噗哧!”方华又是一声大笑“那你是要继续欣赏姑妈的屁股,还是要帮姑妈打针?”“打……打针……”看着方豪被自己有意无意的捉弄和挑逗,方华中也不禁问自己,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方豪拿起针筒就要往方华的左臀上打过去“喂……喂……等等!小豪,你干什么?你要隔着裤子打针吗?”方豪这才注意到自己只顾盯着姑妈的红色三角裤看,都忘了将它褪下来。

  于是方豪将注射筒夹在指间,用两手去脱方华的内裤“姑妈……我……我要脱了……”“看到了。

”方豪仍是慢慢的将紧贴在姑妈臀上的红色三角裤往下翻,这时方华的臀沟更清楚的展现在方豪面前。

本来只要脱下一部份,有可以插针的地方就可以了,可是方豪像中邪似的将方华的三角裤一直往下褪。

  方华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惊呼。

“这孩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方华竟没有出言阻止,任凭方豪将自己的内裤完全褪到大腿根处。

方豪则完全忘我一样,将姑妈的三角裤褪到了大腿根处,整个雪白的臀部都露了出来。

方豪仍继续往下脱,而方华连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侄儿将内裤一直往下脱,甚至微微张开双腿,并将臀部略微抬高,让方豪方便继续往下脱。

  看方豪的表情真的痴了,两人好像配合得恰到好处,方豪毫无阻拦的将方华的三角裤一直褪到小腿。

就因为方华的双腿已经微微张开,此时顺着臀沟往下,方豪看着姑妈的阴唇一条裂缝一直往下延伸,阴唇两旁浓密的长着细柔的阴毛,方豪看得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在此时空气似乎凝结住了,但随着方豪喉间的“咕哝”一声,两人才如梦初醒,方豪才发现自己的失神,竟将姑妈的三角裤完全脱了下来,连忙慌张的企图要将挂在小腿处的三角裤再往上穿,可是已经卷成一条红色细条的内裤,方豪只拉到膝盖就卡住了“唉!孩子,这样就好了,别拉了,打吧!”方华看着方豪手忙脚乱的样子,有些不忍的说“我……我……姑……对……对不起……”方豪急得都快哭了出来“傻孩子,对不起?你做错了什么?”“我……我脱……脱了姑妈的……”“不是我叫你脱的吗?有什么不对呢?”方华尽量在减低方豪的尴尬与不安。

  折腾了许久,方豪终于帮方华打好了退烧针。

  方华此时本想转过身来,自己将三角裤穿上,可是突然想到这一转身,连私处都被这孩子看光了。

于是仍趴着,反手慢慢将内裤拉上,并左右的调整了一下,这才转过身来。

  从没看过女人穿内裤的样子,这令方豪又是血脉翻搅,下身早已坚硬得难受,虽然隔着一件白色的医生长袍,可是方华仍然可以看出这害羞的侄儿下身的隆起竟让长袍都掩盖不住。

  而穿好内裤的方华才发现,自己下面竟然湿了。

这种感觉让方华心里乱了许久“好了,小豪,你先下去帮忙吧!姑妈想睡一下!”方华穿好衣裤之后对方豪说“好!姑妈你好好休息吧!下午我再来叫你起来。

”方豪迫不及待想赶快离开姑妈的视线,今天出的糗实在太多了“好。

”方华回答。

  望着方豪离去的背影,方华心里已经乱了,根本无法入睡,回想着刚才的各种感觉,深觉自己怎会这么荒唐。

二十年来从没有被任何男人撩拨过的心湖,竟被自己这单纯的侄儿弄得心神荡样。

  也许是自己看尽了男人的丑恶百态,从没有碰过真正单纯的男人,也许在自己内心深处真正渴望遇上的男人,就是这样,方华心里这么想着。

  想着想着,方华不由得将手往自己的下体摸去,很久没有的快感,一下子全都上来了,方华不禁又褪下自己的三角裤,用力搓揉着自己的私处,没一会,自己的双手都湿了,连她自己都很惊讶自己身体的反应。

  也许药效发生作用了,方华就这样沉沉的睡着了。

  (六)初试云雨。

  方豪下了楼之后,一颗心仍是噗通的跳着,从来没有因为任何女孩而如此紧张过,今天却为了姑妈而完全失了常,早熟的他很明白自己的心态,在刚才已经没有把方华当做自己的姑妈了,而是一位令他心动不已的成熟女人,方豪很想再上楼去,再看看她,可是又怕吵了她休息。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二点,方豪从餐厅带了一份午餐上了楼,想叫方华起来吃饭,进了廿九楼的办公室,发现姑妈仍在沙发上睡着,方豪将午餐放下,轻轻的靠近方华,他发现方华脸上流了许多汗,将鬓发都濡湿了,方豪心想,大概是药效发挥了作用,于是用手去抚摸姑妈的额头,烧已经退了。

  方豪看着姑妈一头的汗,就将盖在她身上的大衣取下。

可是当方豪将姑妈身上的大衣掀开的刹那,方豪看傻眼了。

方华的下身,那件他熟悉的性感三角裤,竟然又褪到了膝盖的地方,方华那长满浓密阴毛的阴户,整个呈现在方豪的眼前。

方豪看得心头又是一阵狂乱的跳着,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的慾火,又一下子被撩了起来。

  方豪这时候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可是又舍不得再将大衣盖上,于是方豪看看姑妈睡得仍沉,就大胆的在沙发旁边坐下,仔细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尽管方豪的心理早熟,但是由于家庭的关系,他没有机会像一般男生一般,有各种管道可以接触到女人。

顶多就是从网路上抓下一般裸体的色情图片,偷偷躲在房间欣赏,从来就没有如此真实的靠近去欣赏一个女人的身体。

  方豪仔细看才发现,姑妈的阴毛湿淋淋的,以为是流汗的关系,却不知道在他走了之后,方华也经历了一场慾望的煎熬,只是药力发挥得太快,方华在一阵快感之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连内裤都没来得及穿上。

方豪一身的慾火仍继续的焚烧着,可是面对自己的姑妈,他不得不强按耐下想伸手去摸姑妈阴户和那透人阴毛的冲动。

  终于方豪慢慢的冷静下来,本来想帮姑妈将三角裤穿上,可是又怕会把姑妈弄醒,会误会自己想对她非礼。

所以方豪再将大衣盖上,然后叫醒姑妈。

“姑妈……姑妈……”“嗯……”方华悠然转醒。

“嗯……小豪……现在几点了?”“下午两点多了,姑妈你有没有好一点?”“嗯……感觉……嗯……好多了,谢谢你啦!孩子。

”“姑妈,不要客气,起来吃点东西吧!”方豪顺手将桌上的午餐端了过来。

“好。

谢谢!”方华撑着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这时方华额上的汗水滴了下来,才发现身上还盖着大衣。

就顺手就要将它掀起来。

方豪一见姑妈这个动作,连忙转过身去说:“我……去拿纸巾。

”方豪一转过身子,这时方华已将大衣掀了开来。

“啊……”方华看见自己的下身,心中惊呼一声,连忙又盖上。

然后看看方豪,只见方豪背对着她,正在书桌上抽着纸巾,动做相当缓慢。

方华这才想起自己在打过针以后的事,不禁脸上一红。

急忙在大衣底下将内裤穿好,然后将短裙拉下,这才再将大衣掀起来。

  方华看着方豪拿纸巾的动作,心中若有所思,(难道……这孩子……刚才已经……啊!是了,这孩子这么体贴,看我一身大汗,一定会先帮我拿掉身上的大衣……然后……天啊!)方华想到这层,又看看方豪,心中不禁对这侄儿又多了一份不同的感觉,起码她知道,他故意转身是怕她会尴尬。

“小豪,帮姑妈把大衣拿去挂好。

”方华温柔的说。

“喔!好。

”方豪这才转过身来,将姑妈手上的大衣接了过去。

  “小豪,你不是要帮姑妈拿纸巾吗?”方华看方豪手上空无一物的回来她身旁,了然于心的又故意逗弄他“啊……对……”方豪这才又从桌上抓了一把纸巾过来。

  方华也看到了桌上的纸巾已经被方豪一张张的抽了一堆散在桌上,心中又是一份疼惜。

方豪拿着纸巾替方华擦拭额上的汗水。

此时方华心中又激起了一种莫名的涟漪,这种体贴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不禁傻傻的望着这个侄儿俊秀的脸庞。

连她都不知道,她的眼神所流露出来的感觉,已经不是长辈的关爱了。

  方豪敏感的察觉姑妈看他的眼神,不同于平常的慈祥,而是像个怀春的少女正在痴情的望着爱人一样,流露着爱与慾望“姑妈……”方豪放下了纸巾,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姑妈病后素净的脸庞,也好像正抚摸着久别重逢后的情人,两人就这样久久的互相凝视着,方华芳心已乱,她眼前的人,已经不是她的侄子,而是在刹那间让她芳心暗许的男人。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304 次观看   2021-07-18 12:47:23
都市激情
231 次观看   2021-07-18 12:47:47
都市激情
295 次观看   2021-07-18 12:47:48
都市激情
344 次观看   2021-07-18 12:50:14
都市激情
347 次观看   2021-07-18 12:49:16
都市激情
289 次观看   2021-07-18 12:49:17
都市激情
319 次观看   2021-07-18 12:49:17
都市激情
326 次观看   2021-07-18 12:49:17
都市激情热门套图
都市激情
563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89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69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28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06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06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88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659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563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89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69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28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06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3063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887 次观看  
都市激情
2659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全网拍拍拍.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qwppp.com icp123